不久前,來自甘肅慶陽的打工者劉小虎到銀川市第三人民醫院看病,醫生診斷後告知他需住院治療。可當時劉小虎身上只有幾百元,一籌莫展之際,醫院瞭解到他帶了醫保卡和身份證,立即和他簽署了一份緩交醫葯費的協議。劉小虎分文未交,當天就開始了住院治療。
  一星期後,劉小虎轉院蘭州,繼續治病。而僅僅過了3天,他就托親戚付清了住院欠款。劉小虎由衷道:“醫院都讓我欠錢看病,我再拖欠醫葯費就沒良心了。”
  劉小虎這次“沒交錢就把病看了”的經歷,得益於在寧夏銀川已試點3年的“先住院後付費”診療模式。2011年8月,銀川市永寧縣望洪鎮衛生院率先試點“先住院後付費”;2013年6月,銀川市所有設住院床位的鄉鎮衛生院、縣級醫院以及銀川市第二、第三人民醫院也展開試點;半年後,銀川市第一人民醫院、中醫院、婦幼保健院、口腔醫院4家三級醫院選擇部分科室啟動“先住院後付費”試點。
  今年4月,寧夏回族自治區政府列出時間表,明確將用1~2年,在全區縣及縣以下公立醫療衛生機構推行“先住院後付費”診療模式。
  “先住院後付費”試點在銀川實施3年以來,醫患雙方有何反應?有無逃費情況?如何確保既方便群眾就醫,又保證醫院收入?帶著這些問題,記者深入一線,進行了實地採訪。
  百姓就醫新感覺
  近年來,銀川市民徐美菊有過3次住院經歷,並且“每次住院都有新感覺”。
  第一次突發心絞痛,老伴趕忙送徐美菊到銀川市第三人民醫院。一到醫院,來不及管徐美菊,老伴就轉身跑去取錢。當時銀川市第三人民醫院還沒實施“先住院後付費”,患者進醫院第一件事就是要準備好錢,先交押金再住院救治。取錢、交押金,折騰了好一陣子,徐美菊才等來了看病的醫生。
  不久後,徐美菊第二次住院時,醫院已實行“先住院後付費”,和許多享受這一政策的患者一樣,徐美菊覺得很新奇很方便,不用在病情緊張時到處取錢辦手續,一進醫院就有醫生來護理、問詢。不過,她心裡也有些“犯嘀咕”,“不交錢就看病,醫院不擔心我們逃費嗎?”
  最近,徐美菊第三次住院,從進醫院到最後出院,整個過程醫院的措施更加人性化,徐美菊的家人不再需要跑著去交費了,只要最後出院時再結賬就行,病人也能夠安心救治,不必為錢操心。徐美菊還發現,若患者手頭緊張,還可以向醫院申請延期,日後再補交。這一次,徐美菊忽然有種“在醫院里也有了家的感覺”。
  “以前住院得先交錢,不交錢不給看病,給人感覺醫院把錢看得比患者還重,現在不這樣了,一進醫院醫生就到位了,特別暖人心。”徐美菊欣喜地說。
  中國青年報記者在銀川市第三人民醫院隨機採訪了10多位患者,和徐美菊一樣,大伙兒都覺得醫院“先看病後付費”是對患者的信任,對此,患者也不能辜負這種信任,做出“對不起良心的事”,逃避該付的醫葯費。
  對於“先住院後付費”這種醫療模式,一些銀川市民也有新的解讀。市民楊倩認為,現在很多人都使用信用卡,信用卡就是一種“先消費後還賬”的形式,信用度越高,借款額度越高,而有不良記錄的人借款將受限制。“‘先住院後付費’和信用卡是一個道理,只要能信守承諾,就是一種良性互動,老百姓將受益更多。”楊倩說。
   建立欠費追繳機制杜絕逃費
  2011年,永寧縣望洪鎮衛生院在全區首推“先住院後付費”,廣獲好評。其後,銀川市試點先行,逐步推廣,即由鄉向縣、市推廣,由一、二級醫院向三級醫院推廣。目前,這一模式已在銀川市公立醫療機構全覆蓋。
  從“先付費後住院”到“先住院後付費”,錶面看起來是次序的調整,實際上,這是傳統診療模式的突破,也是一項以便民利民為出發點的惠民工程。
  按照“先住院後付費”的操作規程,銀川市所有參加城鄉居民基本醫療保險和城鎮職工基本醫療保險的市民,以及由救助站工作人員護送來的“三無”患者或流浪乞討人員和由司法機構護送來的“服刑人員”都可享受“先住院後付費”。
  辦理住院手續時,患者需提供醫保卡、戶口本或身份證,並與醫院簽訂相關協議。出院時,患者只要付清除醫保外個人承擔的部分費用。如確有困難,可與醫院協商延期交費。此外,民政部門還會按照大病醫療救助的有關規定給予困難者一定數額的醫療救助。
  與此同時,為了杜絕患者故意或惡意拖欠住院費,銀川市也制定了欠費追繳機制。由醫保辦記入醫院黑名單,並上報至市衛生局、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等有關部門納入不良記錄管理,並由人社部門鎖死其醫保卡,使其暫時無法繼續享受“先住院後付費”服務模式及其他醫保政策,直至其付清所拖欠的住院費為止;醫院還可根據合同約定,向人民法院起訴,追繳欠款。
  這就是說,如果患者逃費,個人應該承擔的醫葯費會先從醫保卡裡扣,如果還不完,不僅醫保待遇享受不了,還會吃官司。更嚴重的是,逃費者將被列入黑名單,向全市醫療機構通報,下次住院時,醫院有權終止提供“先住院後付費”服務。
  一般來講,基層醫院報銷比例高,住院費用自付部分少,因此,患者逃費所付出的代價遠比逃掉的多。以銀川市第三人民醫院為例,患者的均次住院費是2700多元,經報銷後,患者只需給醫院交醫葯費600元~900元。絕大多數人不會因為這個數額涉險。
  在銀川市第三人民醫院,心血管內科護士長劉瑾說,以前醫院有一個叫“催繳責任組長”的“官”,護士都不願意當。催繳責任組長的主要工作是催繳費用,工作繁瑣不說,更重要的是為催欠費經常跟病人發生口角,處理稍有不當,還有可能遭到投訴。
  然而,試點“先住院後付費”後,銀川第三人民醫院催繳責任組長的工作一下好乾多了,也實現了零投訴。
  據瞭解,銀川全市目前已有兩萬多人享受“先住院後付費”,但無一人逃費。“先住院再付費有利於醫患建立良性互動,對緩解醫患矛盾和提升患者的誠信意識起到了積極作用。”銀川市衛生局副局長劉東鵬說。
   醫院“一反常態”的再探索
  “先住院後付費”模式推行之初,銀川各級醫院最大的顧慮還是逃費問題。然而,在實施過程中,相關制度的建設降低了醫院的風險,醫院非但沒有遭受損失,還主動作為,進一步改進服務,如放寬了試用範圍並簡化了辦理手續。
  銀川市第三人民醫院推行“先住院後付費”的一年裡,推廣科室從3個變為全部,受益人群從起初的市轄三區,到全市三區兩縣一市,目前已擴展到全自治區。手續則由三證必須齊全簡化到只需醫保卡,到目前只需48小時內提供醫保卡就可享受“先住院再付費”。
  而作為全區唯一實行“先住院後付費”的三甲醫院——銀川市第一人民醫院,該院試點科室的次均住院費比銀川市三院高,但據該院副院長馬曉飛介紹,醫院還將擴大試點科室範圍。
  從起初對“先住院後付費”試點持懷疑態度,到逐步接受試行,再到現在熱衷於推廣這一模式,銀川多家試點醫院的“一反常態”,是因為看到了試點帶來的雙贏效果。
  當初,最先在銀川進行試點的永寧縣望洪鎮衛生院院長吳自平說,創新這一模式的初衷是當時醫保出院結算在鄉鎮未實行,通過“先住院後付費”,治療結束辦結醫保後再交錢,可減輕習慣“扛病”群眾的就醫負擔,使老百姓能及時住院治療。“先住院後付費”實施後,這一目的也達到了,在望洪鎮,像患有慢性支氣管炎這樣常見病的病人,就診率明顯提高。
  據吳自平介紹,2011年以前,望洪衛生院每月的住院患者僅8人左右,現在達到100人左右。銀川市三院就診人數也同樣出現增幅,該院副院長趙軍介紹說,今年1~5月,醫院住院患者與上年度同期相比增加13%,床位使用率上升12.4%。馬曉飛則認為,這個模式強化了醫院的社會效益,提高了患者就醫感受,拉近了醫患之間的距離。
  記者採訪中還發現,這場由醫院自發進行的探索和討論仍在繼續,並且基層醫院和大醫院有不同的考量。
  部分醫療界人士認為,“先住院後付費”模式適合在二級以下醫院全面推行,這些醫院大重病患者少,醫療費用相對不高,個人承擔的也有限,醫院能擔負起墊付的醫療費用,百姓也會自覺補交醫保報銷後有限的自付費用,這樣百姓能及時便捷就醫,醫院的出診量也會增加,對醫患雙方都有利,可以走得更長遠;而一些大醫院則有現實顧慮,在大醫院救治的病人病情相對嚴重,醫療費用高,醫保報銷比例卻低於基層醫院,病人自付費用高,特別是大病治療費用動輒十多萬元,實行“先住院後付費”後,不敢保證病人不會冒道德風險,長期拖欠或逃避自付醫療費用,如果此情況頻發,勢必會增加醫院負擔。  (原標題:銀川“先住院後付費”醫療模式調查)
創作者介紹

傢俱訂製

rz69rzrdu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